阜陽公眾網 - 阜陽廣播電視臺
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
當前位置 : 首頁   >   新聞   >   國內新聞

為百姓,他不曾猶豫半分
2019-10-22 11:12:55 稿件來源:人民網

         ——追記安徽省績溪縣33歲殉職干部李夏

          本報記者 游 儀 田先進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9年10月22日 07 版)

李夏(前右一)在安徽省績溪縣長安鎮浩寨村走訪群眾。

資料照片(新華社發)

宛云萍的生活,和丈夫李夏殉職前幾乎沒有差別。一樣去上班,一樣照顧女兒,一樣給李夏發消息告訴他生活的瑣事。不同的是,那個人,再也不會給她回復。

“媽媽,我只知道爸爸長啥樣,都不記得爸爸的聲音了。”望著女兒純真的臉龐,宛云萍眼里噙滿淚水。她掏出手機,打開自己和李夏的聊天記錄,將他過去的語音一點點放給孩子聽。聽著李夏熟悉的聲音,宛云萍覺得,李夏仿佛還陪在自己和女兒身邊。

“他總是沖在最前面”

“塌方!李夏!快跑!”風雨中,荊州鄉人大主席王全勝向前狂奔,大聲呼喊。山頂傳來轟隆巨響,泥石流傾瀉而下。王全勝被氣流推出2米多遠,眼睜睜看著樹干、泥土、碎石淹沒路面。

8月10日,受強臺風“利奇馬”影響,安徽省宣城市績溪縣東北部普降大到暴雨。荊州鄉距離績溪縣城70多公里,3小時降雨量達96.5毫米。

當天16時30分許,接連三股泥石流奔騰而下,沖向石門亭河,卷走了正救災搶險的李夏。

搜尋!人們的呼喊聲不斷在山谷回響,卻始終沒有回音。

到第二天清晨,噩耗還是傳來:李夏的遺體在石門亭河下游被發現。

一場臺風,一次塌方,績溪縣荊州鄉黨委委員、紀委書記李夏33歲的年輕生命就此定格,而在這次抗擊臺風中他一路救助過的老鄉都安然無恙:敬老院進水,頂著狂風暴雨,李夏和王全勝將老人們的輪椅抬起,幫助他們上二樓避險;水漫過村民家門檻,李夏沖上前,幫著胡今古夫妻倆搬運貴重物品,并將二人轉移到安全的高地;村口可能塌方,他們一邊戒備,一邊小心護送村民胡日紅母子通過危險地帶……

這天,他原本打算回黃山老家和妻兒團聚。

這個周末,他原本要兌現給女兒的承諾,帶著她給新買的電話手表辦卡。

扎根基層8年,從長安鎮到荊州鄉,“他總是沖在最前面!”長安鎮副鎮長汪夏寅提起李夏,幾度哽咽。

2018年6月29日,當時還在長安鎮工作的李夏,突遇大源村洪水險情。凌晨接到通知的他當即加入抗洪救災中。村中河邊土壁塌方,周圍村民驚慌失措。李夏二話不說,摸索著爬上公路高架橋,打著手電筒小心翼翼查看情況。20多米高的高架橋還沒完全建好,他卻說上就上,未曾猶豫半分。

“講普通話的本地人”

荊州鄉,位于皖浙交界,崇山峻嶺之間。曲折蜿蜒的盤山公路,被茂密的核桃樹圍繞,從縣城開車過去要一個半小時,被當地人稱為“天路”。

山村偏遠,也不富裕。一張低矮窄床,一個老舊衣柜,一張破損的辦公桌,荊州鄉的這間單人宿舍有些簡陋,李夏卻毫不在意。一如他寫在自己《工作日記》扉頁上的話:極耐得苦,故能艱難馳驅。

“我們山里‘五里不同音、十里不同姓’,你是個外地人,話都聽不懂,活怎么干?”鄉親們的質疑,沒有難倒李夏。方言難懂,就爭分奪秒學!他先找當地會說普通話的年輕人交流,再和方言混雜著普通話的中年人談心,循序漸進。三四個月下來,就連當地老人地地道道的土話,他都能完全聽懂了,成為老百姓眼中“講普通話的本地人”。

做一個本地人,不光要懂本地話,還要做本地事。

長安鎮高楊村生活污水不經處理直排,嚴重污染環境,在李夏的推動下,總投資260萬元的污水處理項目落戶村里;高楊村村部通往胡村塔村民組的田埂路,晴時塵土飛揚,雨時泥濘不堪,李夏便帶著村干部四處奔波,籌集資金,順利完成道路改造;調離長安鎮后,當知曉高楊村村民葛洪亮摔倒昏迷在醫院搶救時,他立馬從荊州鄉奔赴150公里外的醫院,陪著葛洪亮度過危險期,并積極組織募捐。

無論在長安鎮,還是在荊州鄉,李夏每到農戶家走訪,或召開會議,總是盡量安排在晚上。農村老百姓白天要干農活,為了不影響大家的生產勞作,李夏認為自己辛苦些也無妨。

“在基層,心里踏實”

老百姓把李夏當本地人,李夏也把大家當親人。

“奶奶,我想李叔叔了,他什么時候再來陪我玩?”稚嫩的話語出自7歲的胡心怡口中,她是高楊村貧困戶許冬仙的孫女。該村共有24戶貧困戶,李夏擔任高楊村黨建指導員期間,主動申請聯系1戶、幫扶5戶,56歲的許冬仙就是其中之一。

許冬仙家堂屋的墻上,一張“績溪縣精準扶貧明白卡”格外醒目,上面清楚印有李夏的照片、姓名和聯系方式。一旁的“貧困戶走訪全程記錄表”中,從2017年10月到2018年9月,李夏每一次走訪的內容,都被詳細記錄。

李夏到許冬仙家走訪時,總是幫著忙這忙那,一會兒幫忙掃地做家務,一會兒陪著胡心怡玩耍。李夏一邊忙碌,一邊和許冬仙拉家常,詢問她的病情。“他一點架子都沒有,是真把我們當親人!”許冬仙說。在他的幫助下,許冬仙家由一開始的一貧如洗,到如今養了七八十只雞鴨,生活條件逐漸改善。“幫了我們這么多,至今也沒能留他在家吃過一頓飯。”許冬仙話里滿是遺憾。

把群眾當親人的李夏,就這樣,一點一點,將長安鎮過去最偏僻、交通最落后、人心最不齊的薄弱村,變成了一個團結和諧、產業興旺的先進村,他本人也連續3年考核被評為優秀等次,并被縣委縣政府記三等功一次。由于李夏工作能力出色,績溪縣應急辦等多個縣直部門想調他回縣城上班,他卻在去年底接受組織委任,從長安鎮赴荊州鄉任紀委書記。大家不解:“無論從工作條件,還是照顧家庭來說,回城工作都更好,怎么就放棄了呢?”李夏笑笑:“我就是喜歡跟老百姓打交道,在基層,心里踏實!”

“就在李書記犧牲的前兩天,他還到下胡家村的一戶獨居老人家里走訪,從下午到晚上,來來回回跑了4趟才等到老人回家。”荊州鄉干部胡圣子說。

8月的泥石流,給山體留下了一道巨大傷疤,也帶走了荊州鄉老百姓視為親人的好干部。鄉親們對李夏的感情,恰如一位旅外的荊州鄉人為他寫的詩:“我寧愿不熟悉你的臉龐,只希望我的每一次回鄉,你還走在我家鄉的路上……”

■記者手記

使命不因風雨而淡忘

寒冬臘月里冒著滾滾濃煙撲救森林大火,山體滑坡時徹夜不眠連續值班三天三夜,狂風暴雨中毅然沖出家門奔赴塌方前線……山洪也好,火災也罷,李夏總是無所畏懼、沖鋒在前,把老百姓護在身后。

李夏將為民情懷融入血液之中。在不同的基層崗位,他總是第一時間進百家門、聽百家言、知百家事、解百家難,將自己變成“講普通話的本地人”,老百姓也因此把他當做自己人。

廣大基層干部在中國廣袤的土地上進行著生動的脫貧實踐,他們堅守初心,擔起責任,用汗水、用真情甚至用生命,奮戰在不同崗位。一如李夏在自己朋友圈簽名上寫下的話:“初心不因來路迢遙而改變,使命不因風雨坎坷而淡忘。”這既是他畢生的追求與堅守,也是他踐行初心使命的生動詮釋。

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9年10月22日 07 版)


今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